随便扯的犊子】

  杜浪自己就是个刺头!从来不怕事!

  之前就压了一肚皮火,领随风不在,他不好发作,现在总算逮到机会了。

  杜浪比凌随风强壮不少,旁人一看,会觉得战力应该要比凌随风要高很多。

  “杜浪,你知道吗,你现在正在挑战一个部队散打季军。”王永胜说道。

  “季军也好意思在我面前嚣张?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拳王,你也要明白,你现在正在面对一个把打架当成家常便饭的狠岔子!”杜浪的气势一点都不弱。

  只是旁边的几个人却不停偷笑。

  杜浪说的这么狠,他们却能想象出来杜浪打架的场景,不过是和几个小混混打一架罢了,一群乌合之众,能和他们这些当兵的比?

  当兵的都会军体拳,军体拳在游戏人的眼中,也许也是对练的花架子,做做样子罢了。

  但是他们当兵的都知道,常年练习军体拳之后又多么可怕,这种拳法不止用来强身健体,也是一种力量的爆发方式。

  一般人一直练习都不会太差,更何况是他们,徒手都能劈红砖的老兵!而王永胜又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。

  “行,既然你想吃点苦头,我就成全你。”

  他们也不用去其他地方,就在这里,所有人都给两个人腾出来一片草地,杜浪正在摩拳擦掌,看上去要大干一场。

  “你比凌随风健壮一些,我就用四成力来对付你,放心吧,绝对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的。”王永胜笑道。

  杜浪没有回答他,而是狠狠一拳头砸了出去,出其不意,直奔王永胜的面门。

  这一拳很急很猛,很有点出其不意的感觉,一般打那些小混混的时候,这么一拳就能轻松将一个小混混直接砸倒在地。

  只是,他没有想到,刘永胜只是微微一侧身,竟然就把他的拳头给躲了过去。

  凌随风的目光稍稍凝重了一分,谭叔给他说过,这些人或许会给他带来一些惊喜,果然啊,只是一出手就能看出来了。

  单对单尤其明显,这个王永胜很狂妄,却有他自己

  狂妄的资本。

  这时候,杜浪一愣,力打空处,朝前一栽,正中王永胜的下怀!

  王永胜将杜浪从腰上一托,膝盖朝前一顶,也是朝着杜浪的面门去的。

  不愧是散打的季军,有些本事!

  王永胜也没有挑事的意思,这一膝盖要是真的定在杜浪的面门,估计杜浪一张脸都能被毁掉。

  所以,他的膝盖只是刚到杜浪的面前,只差两三厘米,忽然之间停了下来!

  看着近在眼前的膝盖,杜浪浑身发冷,要是这一膝盖真的顶上来,自己估计要进医院了!

  王永胜一脸不屑:“弱得超乎想象,空有蛮力,用力过猛,也就只能街头巷尾干干野仗。说用四分力,还是高看你了…”

  王永胜随意一推,将杜浪给推到了椅子上面坐下,杜浪这时候面门上都是冷汗,被刚才那一招着实给吓得不轻。

  虽然没受伤,但是王永胜那种钢铁般的意志,却是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老兵。

  杜浪咬了咬牙,以他不服输的脾气,就算是被打趴

  下了都会再站起来,但是一想到刚才的场景,他就摇头苦笑。

  人可以不服输,但要有自知之明,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,重新上去也是挨打。

  “是我太天真了,以为你们这些老兵只是和以前的那些多打了几次仗的狠辣混混一样。毕竟我也见识过其他当过兵的,也不行啊。”杜浪坦诚道。

  “那是一些窝囊兵,不能跟我们相提并论。”王永胜冷哼。

  好多人都朝着杜浪投去了鄙视的神色,这家伙,也太小看他们了。要是真的跟部队淘汰的那些窝囊废一样的话,谭中就没有必要把他们给挑出来啊。

  “怎么样,凌总?”王永胜傲然直视。

  凌随风笑了笑:“确实有点儿本事。”

  王永胜稍微有点楞,自己刚才展现出来的战力,竟然只是有点本事?他甚至被凌随风给气笑了!

  “口气还真不小,既然这样,你和我打一打,打完了你要是还能对我说出这句话,那么我就真的服气了。”王永胜说道。

  “难道只能靠打架才能让你服气?随风比你们有脑子不行?”杜浪稍微有点发怵,要是真的打起来,随

  风比他是要厉害些,但现在对手可不是他,而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军人啊。

  “可在部队里,比的就是拳头和体魄,你想让我们服气,那就打一场。”王永胜说道,“这是安保公司,不是保姆公司!”

  众人轰然大笑。

  “对,是安保公司,不是保姆公司!”

  凌随风眉头皱了一下。

  他不怕出场,要是调整了气运,凌随风敢确定,自己肯定可以赢。

  不过,他在考虑,要不要打了,不收割气运,凌随风打这些老兵,有难度,收割了气运让他们倒霉,凌随风稍微有点不好意思,毕竟将来都是自己的手下,他对自己人可下不了这个手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一辆破烂的小面开了过来。

  众人的目光都暂时被吸引了过去,这可不是什么公共场合,会过来这的人,肯定跟风浪安保有关系吧?

  “谁啊?”杜浪看过去。

  小面驾驶室打开,下来一个人,是一个青年人,看上去三十出头,个头很高,身材健壮,面如刀削,十分阳刚。

  “总算是找到这儿了,凌先生,你这公司总部藏的也太严实了,我找谭中问了一下,又找一些人打听了好久,才找到你这‘老窝’。”

  凌随风淡笑:“你可算是来了。”

  在凌随风脸上并没有看到多少波澜。禹柏也有点诧异,按理来说,凌随风求贤若渴,自己来了他不是应该高兴吗?没想到凌随风竟然一点都不激动。

  “谭中说你算到了我会来,我相信,不过你难道能算到,我今天就过来了么?”

  “我当然算到了,我可是神相。”凌随风嘿嘿一笑。

  凌随风随便扯的犊子,但禹柏真的相信了!

  

章节目录

都市风流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为何有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何有雨并收藏都市风流神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