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远的伤痕】

  还有这样的CEO啊?董军这样算是胳膊肘往外拐了。”

  “呵呵,那个董军也不傻。反正他是个打工的,花老板的不义之财不仅不会肉痛,还花得心安理得,因为他并没有参与刘通的黑色产业,只负责金豪城建,虽然也有些过失,但积极配合调查,也算是能将功补过。这刘通见不得人的东西太多,对于董军而言,几百万的顺水人情,也就是他签个字审批一下的事情而已。”

  “刘通一倒,董军这种猴子称大王的人物可就滋润了吧?”

  “也不尽然。董军知道自己屁股上也不干净,真要查清楚了,估计也有几年的牢狱之灾。他无非是想趁着查到他头上之前,先拿刘家的财产做个顺水人情。多做一些这样的人情,他也能换自己的屁股干净些。反正刘通刘达的钱多得自己都闹不清楚哪儿跟哪儿了

  。据专案组目前调查的结果来看。刘通刘达甚至还有好几个亿的资金去向不明。”

  听到这里,凌随风戏谑道:

  “嚯!真是钱来得快不心疼,几亿都能像零钱钢儿一样,到处扔随手塞,放到哪里去自己找不着?看来我的想象力还是被贫穷限制了太多。该不会是那哥俩跟老扁一样,想着自己必死无疑,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吧?宁肯把钱带进棺材里。”

  “嗯,不排除这个可能。这哥俩可以说是不挖不知道,一挖吓一跳呢。除了老扁身上的几条人命是他们指使的之外,那弟兄两个自己也杀过几个人。”

  “他们又贩独,又开堵场,又开窑子的。要是身上有人命案子,好像说起来不奇怪。只是他们自己有什么必要亲自动手呢?”

  “呵呵,你还是小看刘通刘达了一点。寰宇大厦那类犯罪的事情,要杀人的话,当然安排老扁去做就行了。关键在于,刘达有些生意甚至连老扁都不知道!那些生意要是说出来,恐怕老扁都要尿裤子。”

  “什么生意这么火爆?不会就是老虎解锁出来的那些东西吧?境外电邮和压缩包什么的?”

  “聪明!那些涉外的内容,很多涉及高级别机密,我就不便跟你多说了。总之,刘达的案子是一件惊天巨案,他们兄弟两个的脑袋都不够用的。这么说吧,就算将来报道出来,我们能在媒体上看到的,恐怕也只能是冰山一角而已。有些事,我了解得暂时也不多…但想想也很可怕!”

  说了那么久,谭中这一段话才让凌随风觉得脊背发凉。敢情这次被他掀翻的刘达,不仅是个充当罪恶保护伞的巨贪,而且还是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卖国贼!

  脊背发凉之余,凌随风又觉得很欣慰。

  看似解决了一件私事,却挖出了这样一双毒瘤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。

  庆功会也算是风浪安保创办以来,最正式的一次集体活动。在谭中的提示和介绍下,也在禹柏杜浪的引见下,凌随风总算彻彻底底地认识了一遍公司里的每一个员工。

  自那以后,风浪安保的内部,就更像是一个大家庭了。

  提到家,凌随风更不可能割舍得下的,当然还是福利院。

  上次强拆风波过后,中毒住院的孩子们出院的那天。院长陈青和副院长李宝来还组织院里的孩子们一起,为出院的孩子办了一个小型的欢迎回家晚会。

  晚会上人人各尽所能,唱歌跳舞做游戏什么的,可以说那节目是精彩纷呈。就连拄着拐的连爷爷,也忍不住非要上台,和邹婶等人一起表演了一个三句半,整院老少们其乐融融,玩得那叫一个开心!

  这些活动怎么能少得了凌随风呢。他不仅和杜浪江小白一起参加了欢迎回家仪式。还在孩子们出院不久之后,又组织了一次风浪安保的福利院慰问。

  除此以外,这次福利院的投毒事件,在江华大学论坛上也引发了热烈的讨论。校园风云人物凌随风出身的福利院,自然而然成为了时下的关注焦点。江华大学为此还掀起了一股关爱孤儿,把爱心送进福利院的

  风潮。

  对于于校园里对自己的那点小崇拜,凌随风原来并不感冒。但是见到他们打着“随风后援会”的名义,隔三差五地往福利院里跑。他也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能有更多的人关心福利院的孩子,那是福利院的人始终都求之不得的。

  总之,有那么一段时间,在凌随风和福利院的周围,仿佛无时无刻不围绕着各种各样的人,知名或者不知名的,认识或者不认识的…

  但并不是所有的活动,凌随风本人都一定会参加。

  他忙着呢,他的目标可是成为玄幽者,只是可惜网络上帮他找不到成为玄幽者的办法。

  虽然就这江华都还有什么教风水的国学培训班,但那些一看就是半桶水骗钱的。

  凌随风实在觉得自己找不到突破点呢,他就会想到小西米,然后他就会想去蝴蝶园。

  这能刺激到他。

  这日,凌随风就决定再去蝴蝶园。

  蝴蝶园是江华的一家公墓。由于离市区很远,蝴蝶园在地理位置上,相比于其他新兴的墓园毫无竞争优势。加之经营不是十分理想,导致蝴蝶园公墓的生意越来越差,甚至一度被江华市民所遗忘。

  凌随风来公墓探望的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离世不久的小西米。

  小西米之所以会葬在蝴蝶园公墓,说来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  当初小西米没有抢救过来的消息,成了轰动江华的社会新闻热点。一时间各种慰问各种捐赠,捐款捐物捐血的志愿者络绎不绝。各种社会讨论中,关于小西米死后的安置问题的讨论,竟莫名其妙的雄踞各种社会议题之首。

  甚至连小西米的殡葬方式,究竟应该选择土葬还是火葬又抑或树葬甚至海葬等等,都曾引发过网友的激烈辩论。

  这一波风潮当中,蝴蝶园公墓终于没有落伍,他们总算抓住了一次这次天赐良机,主动提出向小西米赠

  送一块墓地。为此还真的使蝴蝶园公墓小火了一把,重回公众的视野。

  禹柏不是第一次陪凌随风来。

  小西米入土为安后,凌随风已经来过好几次了。

  凌随风多次吊念小西米,始终是因为他心里没能救活小西米的愧疚。凌随风自己也十分清楚,小西米的死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都会是他心里一条难以痊愈的伤痕。

  每次想到小西米,凌随风就会告诫自己:“凌随风,你还很弱,你要快点变强,才有可能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!”

  

章节目录

都市风流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为何有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何有雨并收藏都市风流神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