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李胧月有凌随风在身边,似乎真的无惧神鬼。

  然而前途未卜,凌随风也担心她的安危:

  “咱们现在还不知道,在青莲寺里等着的,究竟会是什么呢。万一又是一群杀手,岂不是太危险?”

  “要是真那样,我不会拖你后腿的。放心吧,我有自己的办法。”李胧月胸有成竹,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。

  但凌随风绝不可能答应:“不行不行,无论如何不能让你冒这个险。”

  “无论如何,我也不能让你单独去冒险!”

  她想了想,又换个更强硬的口气说:“随风,别忘了,我是你老板,重大决策上你得听我的。我说一起去就一起去。”

  凌随风知道自己一定拗不过她,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:“好――老板,都听你的。可到那以后你得听我的安排行事。”

  李胧月才心满意足地笑道:“可以,在现场你是执行官。”

  两人决定静悄悄地上山,并没告诉任何人。

  青莲山上人烟罕至,那被大火烧过的青莲寺,当真只剩一地的炭粒,和不时突兀而出的几段残墙。

  青莲寺的遗址保护得很好。由大火灰烬遇水结成的一层,铺盖在火灾现场的地面上,一个脚印子都没有,可见是很长时间没有人来过了。

  “贺五哥不会是耍弄我们的吧?他信上也没约定一个时间。我们什么时候能来,他怎么知道?”

  “除非……他就一直藏身在这附近,随时恭候……”

  “这阴森森的地方,全无片瓦遮头,根本不能藏身避雨。像他这样的人,不可能连个正经的住处都没有,而不得不窝在这里吧?”

  “他们这样的人,不得不做的事情想必很多。”

  凌随风这时更是觉得,此事越来越诡异有趣了。

  “直觉告诉我,贺五哥是有话要跟我们说。所以才约我们来这里……喏,你看,这是什么?”

  李胧月顺着凌随风所指方向望去,就见一段残墙的墙角下黑乎乎的一团,走近几步才发现,原来是谁人在那上面用木炭的涂鸦。

  “又是一朵莲花?”

  “嗯,这就证明我们来的没错了。”

  说罢,凌随风四处张望,希望能在这阴森人的林中鬼寺附近,看见那个矮矮胖胖的人影。

  “贺五哥,凌随风在此!既然约我们来了,为何自己却又迟迟不现身?”

  李胧月也跟着喊道:“怎么怕了么?贺五哥,想不到你只是个缩头乌龟啊。”

  毫无疑问,她是想把对方激出来,但是喊了许久,除了他们在林中的回响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  “随风,会不会他等不到我们,以为我们不敢来,所以自己先走了?”

  凌随风不做声,屏气立住半刻,忽然问:“小月,你听……”

  李胧月也跟着屏气侧耳,还真的听到了什么声音,细辨那声竟也不远:

  “林子里有人。”

  刚刚说完,那声音竟又停住。

  她吃了一惊,情不自禁地摁住自己的心口。

  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凌随风顺那声音的来处,进了树林里,才走了十来步,就见前方一片半人高的灌木里,有两丛枝叶的,间或晃动一下。

  “谁在里面?出来!”凌随风厉声喝道。

  那枝叶又动了两下,隐约传出来无力的喘息声。

  “贺五哥?”他直奔过去,拨开灌木,见到里面果然躺着一个人。

  看那身形,应该就是贺五哥无疑。

  凌随风见他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样子,显然命不久矣。

  临死之前,贺五哥显然是想告诉凌随风点什么,但却完全发不出声来。

  凌随风知他时间不多,便主动问他:“是你老板对你下的手?”

  贺五哥艰难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是想告诉我你老板是谁?”

  贺五哥又点头。

  “他究竟是谁?”

  贺五哥比出一个指天发誓的手势,用尽全身气力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含含糊糊的字。

  话没说完,他就咽了气。

  “随风,他刚刚说了些什么?”

  凌随风摇了摇头:“他那气声实在太过含糊,听不出来什么意思。小心……山……有……里……”

  凌随风嘴里反复念叨着。

  李胧月寻思了片刻,猜道:“是不是想提醒我们,这山里有危险?”

  “嗯……有这个可能……”

  凌随风四下望了望,此时的山风忽然吹得人脊背发凉。

  “小月,此地不宜久留。咱们得快点离开。”

  他拉起李胧月的手,就往树林外走。

  才走回鬼寺残骸处,就见前方立着一个黑衣的背影。

  “凌随风,来都来了,还是别走了。”

  那人转过身来,现出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脸。

  他那张脸上,像是曾被烈火燎去了大半,那一脸的伤疤都混成了扭曲歪斜的一片,只睁着一只血红的右眼,不时眨巴一下,证明那是一个活物。

  而那塌了一半的鼻子下面,像是用刀砍出的一道缝,露出白森森的牙齿。

  “小丫头就是李胧月吧?”

  李胧月惊得脸色铁青:“你认识我们?”

  “哼哼,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。你们命好,选了个好地方,死在青莲寺总算也成不了孤魂野鬼,还可以有一群秃驴为伴。”

  此人是谁,凌随风心中已经猜出了七八分:“鬼脸,贺五哥是你杀的吧?”

  “杀他这样的小角色,都无需用到气海。就像捏死个臭虫,不足称道。”鬼脸答道。

  “哦……原来又是个死武修者。”

  “哦?看来你还有点见识。不过,一具有见识的死尸,和目不识丁的死尸,并没什么差别。腐烂起来都是一样的恶臭。除非,是用火烧……”

  说着,他向青莲寺的废墟扬了一下那张鬼脸。

  凌随风冷笑道:“哼,看样子你也不怕再被火烧一次了吧?”

  这话应是戳到了鬼脸的痛处。他把气一提,便不再废话,脚下像是踩了个一道闪电,眨眼之间就移向凌随风。

  凌随风曾与石惊雷交过手。对于武修者的本事心知肚明,因此也绝不敢有半点怠慢。

  凌随风心知遇到了武修者,必然难免一场恶仗。于是早就收割了鬼脸的气运,先是给李胧月把气运提至最高,再把剩余气运灌注给自己。

  “小月闪开!”他把李胧月向边上一推,便腾出双手来全力接招。

  凌随风十分清楚,单靠收割而来的气运,几乎不可能与鬼脸抗衡。因此只能用取巧的办法,手上先佯装接招,脚下却瞬间侧向一闪,以避过来势汹汹的攻击,再从侧面给这鬼脸的软肋几下子。

 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,这鬼脸腾挪的速度,竟比石惊雷要略高一筹!

  

章节目录

都市风流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为何有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何有雨并收藏都市风流神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