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龙不驭】

  正想着,果然鬼影之中,次山正人冷不防现身在凌随风的身后,隔空一掌打向他的后心。好在他有一层龙气护着,那一掌正打在龙气最为薄弱的一处,凌随风只觉得后心上猝然一震,紧接着便是一阵钻心的疼痛。

  他脚下刚想移动步子,便觉得体内一阵七荤八素的,喉咙里一股腥热,一口血便吐了出来。

  次山正人这一击真是凌厉!要不是龙气护体,这一道掌气还不打得他内伤不治?

  然而,那次山正人仍不罢休,又不时在他的四面现身,一次次地图谋对他偷袭。

  凌随风此时方知对方杀心已动,一股无名之火猛然窜起:“再三饶你,怕只会让你更不知自己是谁了。”

  尝到了偷袭甜头的次山正人,更不把凌随风的话放在心上,反而将偷袭的攻势变得更密集,每一次出手都直奔凌随风的要害。

  凌随风再次怒道:“那就别怪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!”

  说时迟那时快,他迅速把身边的龙气也聚紧周围。只见那道黄龙首尾衔接在一起,合围成一道锐如利刃的环刀。随着他的眉心一拧,那环刀飞也似的狂转起来。

  这一道龙形环刀,也算是凌随风自创的神来之笔。他素来听说岛国忍者最擅长在迷惑对手的过程中,抓住空当发起致命偷袭。

  而他这龙形环刀,正是针对忍者的这一特点,以攻为守的一招。

  若是对方不主动撞上来便算罢了,若是执意要近身,便只有自尝苦果的份。

  “那家伙这回应该不敢再近身偷袭了吧?”这样一想,凌随风总算心安下来。

  但次山正人却当真是杀红了眼。他见凌随风只在原地左顾右盼,以为对手已被他的迷魂身法迷惑了心神,便一心想绕到凌随风的身后,竟全然看不出对手的真正意图。

  正当他瞅准了一个空当,将单拳化作手刀,以快如闪电的身法突上前去,直取凌随风的后颈。

  忍者之快,绝非一般的武修者可以比拟。

  凌随风觉察到脑后一股凉风之时,已经来不及转身。他两眼一闭,就听得“嗡”的一声,那环刀只向外微微一颤,犹如片刃入风一般,一个什么东西“吧嗒”一下,掉在了地上。

  凌随风回身去看时,才见次山正人已经在地上滚得痛不欲生,他那一只手腕上,鲜血如注喷射而出。

  离他不远出,一只手掌掉在一边,像被利刃从腕部齐齐切下…

  凌随风狠狠地吃了一惊:“这龙形环刀竟有如此锋利么?我根本动都没动,只是次山正人自己撞上来的这一下,竟能直接削去他的一只手?我的个乖乖…”

  但樱木卿却不管这些,他见次山正人偷鸡不成蚀把米,一怒之下便指着凌随风道:“你竟然对我樱木家的人下毒手?”

  “你瞎了么?明明是他要杀我在前,是他咎由自取而已。”

  “我们樱木家的人,只有我才能动手,你没有资格。”樱木卿这边才说完,扭头又对地上打滚的次山正人冷眼骂道:“真是废物!还需我来亲自动手。”

  说罢,樱木卿将手刀祭起在胸前,肩膀还未见动静,人已近了凌随风的身边。

  但有次山正人的前车之鉴,他根本不可能再重蹈覆辙。

  只见他才移到龙形环刀圈外不远,便喊出一声:“八神刀之刃――”接着他那手刀便凌空一斩,一道寒光便劈在龙形环刀之上。

  “咔嚓”的一声尖锐巨响,几乎要刺破耳膜。

  那条黄龙竟被那手刀刀气给生生破开,亏得凌随风急中生智,匆忙侧向让了一下,才没被刀气的余气劈中。

  尽管如此,两气相撞的余波还是将他抛出丈二开外。

  凌随风想不到,自己的能力已经提升到了这个地步,在樱木卿的面前竟然还是不堪一击。

  不得不说,他的能力超乎凌随风的想象。

  兵不血刃的樱木卿,此时正傲然独立在那里,修长的影子正压在凌随风的脸上:

  “别以为小有进步,你就可以翻身为人了。殊不知,你自以为已经高高地抬起了头,身体却仍然留在肮脏的泥土底下。既然你选择了死路,正好让我妹妹死心。”

  “小草在哪里?你们把她藏到哪里去了?”

  “我早就说过,我妹妹如何,你没有资格过问。”

  “她现在过得怎么样?”

  “她过得很好,等你一死,她只会过得更好。去吧。”

  说完,樱木卿向后一跳,以更冷峻但却更富杀气的声音喊道:“八――神――刀――之刃――!”

  凌随风只觉得脊背一凉,他知道樱木卿接下来这一击,必然是一记杀招,如若自己再不使出浑身解数,恐怕就真的只有到九泉之下再见萧劲草了。

  樱木卿话音未落,一道冰雪之刃便陡然破地而出,挟带着一股刺骨寒风,以穿天破地之势呼啸而来。

  “被他这气刃劈中,我必然身首异处…”

  生死关头,再由不得他心慈手软。

  他怒目一瞪,同时调动全身每一寸肌肤,乃至每一个毛孔上的注意力,将它们通通集聚于心,凝成一股。紧跟着念力猛然一动,就见那银河之上骤然气韵翻涌如潮。

  那浩荡无边的气韵,虽然无法全部被凌随风一人的意念所牵动,但只需其中的一小缕,就足以形成一道气势磅礴的金龙之气。

  它在凌随风强大意念的引动之下,竟然划破长天,以君临之势凌空降下,恢弘地盘旋在凌随风的周围。

  那金龙盘旋之快,竟化成了一道环形的金光。它卷起的气流正以凌随风为中心,形成一个巨大的气流。

  偌大的停机坪上骤然风云变色。四周那些直升飞机的旋翼,被气流搅动得竟如风车一样狂转起来。

  而樱木卿的气刃此时已经杀入圈内,初看它似乎横行无阻,直入金龙气流的中心,再看却发现它更像是被金龙所吸引,速度骤然变得更快。快要斩上凌随风的身上之时,那气刃竟如滴水入了大海一般,倏忽一下,消失得无影无踪!

  没错,凌随风的金龙并未阻挡气刃,而是将它化了!

  看见自己的必杀气刃竟被轻易化解,樱木卿方才脸色大变,豆大的汗珠从他额上滴下。

  “我的气刃从来没有几人能抵御得住。你,你竟然不需抵挡,直接把它的力道化掉?这不可能,你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!”

  慌忙之中,他又腾空而起,并在半空之中双手并用,使出更狠的一招:

  “太乙皇斩!”

  

章节目录

都市风流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为何有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何有雨并收藏都市风流神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