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民的善意】

  “嗯,连古诗都能张嘴就来。真是想不到啊,竟能在这里遇上江南老乡。”凌随风此刻的意外,可远不止一点点,“我叫凌随风,敢问老乡怎么称呼?”

  “我叫大冢信太,是北野丸的船长。”

  “北野丸?听着怎么有点…”

  大冢船长答道:“其实应该叫北野号,只是我喜欢叫它北野丸――哦,对了,凌桑,你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?”

  凌随风不想多说自己的来意,只说是自己一名游客,因为路见不平,所以拔刀相助而已。

  “全船的人都听见了导弹的爆炸声。船头的几个人还亲眼看到了火焰。我就是其中之一…”

  大冢船长向那些人说了几句什么,就见那些人禁不住都后退了两步,说话的声音虽然比先前小了一些,却更激烈了。

  然后大冢船长走过来与凌随风并排,在船头一侧靠着栏杆坐下:

  “没人相信有人会飞,更没人相信你竟比导弹飞得还要快。我想,他们都在猜测你究竟是从哪个神秘世界来的超人――他们这辈子可从来没见过会飞的人呢。这不,到现在还在争论不休。”

  大冢船长左右望了望身边的那些人,眼里微微闪着一种温暖的光。

  “呃…我是华夏相师。”凌随风自知在岛国的地方,可不能掉了华夏人的价,“那些嘛,只是雕虫小技而已,华夏的相师很多都会――对了,还多亏了你们把我救上来呢。还有你的威士忌,要不我可就冷坏咯。”

  “不,应该是我们感谢你才对。”大冢船长接过酒壶,在嘴边抿了一口,指指自己的眼睛,“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你当时要是袖手旁观的话,我们就完了。”

  “那…他们…”凌随风用眼神扫了一圈周围的人。

  “你不要误会,他们都是粗人。情绪的表达直接一点而已,并没有恶意。”

  说着,大冢船长手在甲板上一撑,便站起身来,指

  指凌随风身上的湿衣服,又指一圈头顶的天问:“你…现在觉得怎么样?还可以么?”

  凌随风猜测对方是在问自己冷不冷,便笑道:“没问题,这对一名相师来说,根本就是小意思。”

  大冢不忘重复道:“对,凌桑是华夏的相师。”

  “没问题就好,那就别在船头呆着了。”说着,大冢向船头聚集的人用力喊了几句什么,那些人立马恭敬地点头,随之散开。

  “凌桑,我带你转转我的北野丸吧。”

  “可我看,这船上的气氛可不太友好啊。”凌随风所指的,是甲板上的人们跟他刻意保持着的,那一米多两米远的距离。

  大冢船长船长哈哈一笑:“那是对你的敬畏,像对海神一样的敬畏。他们知道是你救了北野丸,只是想不到你还这么年轻,就有这么强大的能力,所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――那几个家伙你看到了么…”

  大冢船长抬头,指了指刚才对凌随风指指点点的几个人,说:

  “他们亲眼目睹凌桑为了北野丸的安全,奋不顾身

  地牺牲自己。他们在你身上,看到了我们北国人最崇尚的勇气,因此对你都十分地钦佩。”

  说着,大冢船长拿拳头在胸口锤了两下。那几个人便跟着他做出一样的动作,接着全部人都向凌随风各鞠了一躬,然后又都竖起了大拇指:

  “阿里嘎多,凌桑!”

  “凌桑,hi罗!”

  “阿里嘎多,华夏!”

  随之而来的,便是满船的掌声。

  凌随风就这两句听懂了。第一句和最后一句,地球人都知道,是谢谢的意思。而另一外句,显然是夹杂了生鱼片味的英语,盛赞他是英雄。

  他心里暗想:“这还差不多嘛,不枉我犯险救了你们。”

  “我还跟他们说,凌桑是个了不起的华夏相师。他们不知道相师是什么,但也觉得华夏的相师很了不起。因为是华夏人救了他们的命,他们才有机会回家和妻儿团聚。”

  大冢船长眼里的那种光一直在闪,仿佛还带着些许

  骄傲。凌随风猜想,那种骄傲,应该是来自于大冢血液里的那四分之一吧。

  一路上,凌随风所遇到的所有人,都不忘向他深鞠一躬,然后竖起自己的大拇指。

  “阿里嘎多,凌桑!”

  “凌桑,hi罗!”

  “阿里嘎多,华夏!”

  从船头到船尾,从甲板上到船舱里,凌随风收获了全体船员的感激,和他们敬畏的眼神。其中很多人还比划出喝酒的动作,示意晚上要跟他喝个痛快。

  大冢船长把凌随风带到一间独立的舱房门口,亲自为他打开了舱门道:“请凌桑原谅,渔船上的条件有限。这是北野丸最舒服的舱房,从现在起,它就是凌桑的了。这是我们北野丸救命恩人的VIP客房!”

  “可是,船长…”凌随风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,“我不能在船上久留,我还要赶往竹川市呢,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。”

  “那就更巧了。我们的船就是要回竹川的。”

  “但是,我要办的事情很紧急…”

  “再紧急的事情,都请凌桑等用过晚饭再说吧!”说完,大冢船长竟又浅浅鞠了一躬,虽然只有45度,态度却十分的恭敬。

  见凌随风还在犹豫,船长又左右看看,略带神秘地说:“我没有告诉他们,你的另一个身份。”

  凌随风楞了一下,呆呆地看着大冢船长。

  “我的什么身份?”

  大冢收起了脸上的表情,说出了三个字:“偷渡者。”

  凌随风心里一惊:“这么说,你看出来了?”

  这时,大冢脸上又流露出一丝微笑:“要不然…岛国空军的军机和导弹怎么会出现呢?”

  凌随风略显尴尬:“呵呵,没想到船长你心里明白得很啊。”

  “放心吧,老乡。船员那边我会合理地解释过去。”大冢说完,又肃然地深鞠了一躬,“请凌桑务必接受北野丸为您准备的晚宴!”

  事已至此,凌随风已经无法拒绝北野丸的盛情了。

  知道凌随风已经答应,大冢船长才转身离去。

  那一晚的晚宴意想不到的丰盛。许多生平从未见识的海鲜,都让凌随风品尝了个遍。除此之外,他还不得不接受船员们的轮番敬酒。

  美酒佳肴就着大海的呢喃,北野丸上的一夜,凌随风睡得很香。

  

章节目录

都市风流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为何有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何有雨并收藏都市风流神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