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谓世交】

  “不,凌桑救下的,不止是一艘渔船,还有船上那么多条人命,以及拓木家的声誉。可以说,凌桑为拓木家挽回的损失,已经远远超过那艘船本身了。我们拓木家一向恩怨分明。这个谢意的表达是无论如何都免不得的。”拓木香织说得一本正经,让人无法推辞。

  “这样吧,如果非要帮我的忙,我倒还真的有一个心愿。”

  “凌桑请说,只要办得到的,我都会尽力。”

  “大家都知道,大冢船长视北野丸如自己的生命,”凌随风把船长拉到跟前,“为了保住北野号,他已经和船员一起到处筹集资金,想要自己把船买下。如果香织小姐愿意卖我个面子的话,就请把卖船的事情暂且押后,等船长他们筹够了钱,再优先卖给他们。”

  “大冢先生在拓木家的船上,尽心尽力地工作了二十多年,可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凌桑所提的要求,一点都不过分。虽然家族生意我从不插手,但是出手北野号的事情,我确实可以做主。除了答应凌桑的要求之外,我还可以许诺,北野号只卖给大冢船长,而且可以分为十年付清船款。怎么样?”

  说完,拓木香织又对一旁的尻尾说:“尻尾警官,皇极会方面的购船意愿又从未正式向拓木家提出,所以我们不必向他们答复。但我知道,你们竹川警方跟皇极会之间关系十分密切,因此请你给他们带个话,就说北野号的事情是拓木家的家事,我们只会内部处理。拜托了!”

  尻尾见拓木大小姐给自己鞠躬,连忙回以深深的鞠躬:“尻尾愿意效劳!”

  拓木香织又鞠一躬:“那么,香织代表拓木家感谢尻尾桑的帮忙了!”

  尻尾赶紧又回礼说:“不敢不敢!能为香织小姐和凌桑效劳,是尻尾的荣幸!”

  “那么,尻尾君你们可以走了。不过在此之前香织想提醒各位,凌桑现在是我的朋友,所以香织拜托各位,从今天起请不要再给他制造任何的麻烦。”

  拓木香织说完,又是深深一躬。

  “不敢不敢,绝对不敢了!”尻尾匆忙又回过礼,才带着他那两队伤兵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“这个香织小姐,言行举止温柔得体,但却带着不怒自威的大气。真是个绵里藏针的人物啊!”眼看着拓木香织刚才的表现,凌随风不得不由衷地佩服。

  目送尻尾他们走远,凌随风拍了一下身边傻眼的大冢船

  长,把他拍醒道:“船长,香织小姐说的话,你都听到了?”

  “真的吗,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大冢信太听了这个消息,高兴得简直就要飞了起来,“感谢香织小姐!感谢凌桑!你们太伟大了!我代表全体船员感谢二位,我这就给船员们打电话,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。”

  大冢说完立即掏出手机,跑到一边去给船员打电话报喜。

  “这个家伙…”凌随风望着大冢的背影笑道,“都胡子拉碴的人了,遇上点事情就高兴得像个小孩子。”

  一旁的拓木香织却捂着嘴咯咯地笑了两声:“想不到凌桑的愿望,最终还是为了别人啊。凌桑就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愿望么?”

  凌随风毫无所谓地耸肩:“我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愿望了…”

  “不,凌桑。”香织小姐依旧含笑道,“依我看,凌桑眼下有个最最重要的愿望还没实现。而且这个愿望还是拓木家可以帮得上忙的呢。”

  “哦?香织小姐指的是…樱木家的事么?”

  “对的,凌桑。樱木家跟我们家是世交。我知道凌桑想要了解樱木家的情况,并且我还知道,凌桑是为了在樱木

  家找一个重要的人。另外…假如我没猜错的话,凌桑要找的,是一个叫做樱木草的人。”

  凌随风难掩心中的吃惊:“香织小姐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”

  “这很简单嘛,我最近就听说,樱木家忽然找回了一个失散多年的传人。而且据说,那个名叫樱木草的小姐,就是他们在华夏找到的。而又偏偏这么巧,你这位来自华夏的凌桑,就在这个时候上门来找人。这就基本没有别的可能了。”

  “香织小姐还真的是冰雪聪明啊。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。既然香织小姐都猜到了,我就不妨直说。我跟樱木家之间最近有点小过节,因此樱木家恐怕不会让我顺利找到樱木草。”

  拓木香织嫣然一笑:“对。也正因为如此,我才说凌桑需要我们拓木家的帮忙。”

  “香织小姐不但人长得美,还如此地精明干练。真是让人佩服之至啊!”

  “凌桑不必太客气。我说愿意帮忙,并不代表一定能够帮得上忙。”

  “香织小姐这话的意思是…”

  “拓木家和樱木家虽然是世交,但那实际上已是上两代

  人之间的事了。如今两家在商场上难免存在一些竞争,在社会影响上也始终有首位之争。一旦有了竞争,就难免出现摩擦。尤其是到了我们这一代,多少有点貌合神离了。”

  “那就是说…樱木家也不一定会卖你的面子咯?”

  “的确是如此。”

  凌随风暗想:“这香织小姐真会开玩笑,说了半天却只是给我画了个大饼,看着挺大挺圆,可就是偏偏吃不着。”

  拓木香织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,捂着嘴咯咯笑说:

  “凌桑太紧张了。我说樱木家不会卖我面子,不代表我们拓木家的面子分文不值。我可以试着带凌桑去见一个人,假如他出马的话,樱木家应该不会好意思拒绝。”

  “哦?”她的话又引起了凌随风的兴趣,“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“我的爷爷拓木和也,他和樱木家的上两代人关系都不错。”拓木香织答道。

  “可你怎么知道,你爷爷会愿意帮忙,把我引见给樱木家的人呢?”凌随风自己也想不出,一个豪门长辈帮助一个陌生人的理由

  “当然是因为凌桑挽救过北野号,而且,凌桑你是华夏

  人。”

  “哦?你的意思是说,你爷爷对华夏人会特别以礼相待?”

  “嗯,他很喜欢华夏悠久灿烂的文化,而且由于生意的关系,他年轻时每年都会花上半年的时间,亲自长住在华夏。因此,他对华夏也有很深的感情。他甚至一直认为自己是半个华夏人呢。所以要是凌桑向爷爷开口的话,我想他会很乐意帮忙引见的。”

  

章节目录

都市风流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为何有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何有雨并收藏都市风流神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