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三点!

  仁和路,苏家豪宅。

  “爸,我爷爷呢?”

  刚下车,苏晓月就冲正厅门口的苏霖喊了一句,神色也十分着急,并风风火火地跑了过去。

  “在楼上,王医生正在给他注射药物,你别打扰……”

  不等苏霖把话说完,苏晓月已夺路而进,并径直往楼上跑去。

  这时,江禹和陈骞也来到了正厅门口。

  “苏总,对不起!”

  陈骞有些愧疚地低头致歉,“我还是没忍住,把事情都告诉了小姐。”

  “老陈,你不用自责,我都明白!”

  苏霖拍了拍陈骞的肩膀,显得有些沉重,可话语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陈骞皱着眉,想要说点什么,却没再说出口。

  见状!

  江禹才开口打破沉寂,“那个……苏总,陈伯,你们聊,我去看看苏老爷子。”

  “站住!”

  苏霖沉声一喝,“你叫江禹是吧?”

  “呀,苏总还记得我的名字,真是意外啊。”

  “别嬉皮笑脸的,我不喜欢,我女儿也不会喜欢。”

  苏霖十分严肃,又正声一句,“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晓月到底给了你多少钱,让你来冒充他男朋友。”

  “苏总,你怕是误会了吧?”

  “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,直接开个价吧,你要多少钱才可以离开我家晓月?”

  “哈哈!”

  江禹摇头一笑,也不多做解释,而是反激一句,“苏总,你是不是觉得钱可以解决一切?如果是这样,那你为何还要用晓月的终生幸福来救你家老爷子的命呢?直接拿钱砸不就完了吗?”

  “这是我的家事,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。你赶紧开个价吧,我不想再看到晓月身边跟着一个不明不白的人。”苏霖火气很大,可还是尽量克制着。

  “苏总!”

  陈骞看到局面瞬间演化到这种程度,也急忙开口了,“有个事儿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,就是小姐昨晚回来的时候……”

  “你别插嘴!”

  苏霖厉声呵斥,接着又催促江禹一句,“年轻人,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现在给你最后一次开价的机会。如果你不珍惜,我就要让人送客了。”

  “好吧!”

  江禹叹息一声,“既然苏总你执意要给我送钱,那你随便给我个千八百亿就行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苏霖气得脸色铁青,喝道“老陈,把他给我轰出去。”

  “苏总,苏总,不好了……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屋内忽然传来急切的声音,是一名身着白大褂的年轻护士。

  闻声!

  苏霖微颤,脸色一下变得焦虑起来,“怎么了?”

  “苏……苏老快不行了,你赶紧去看看吧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苏霖大惊,接着拔腿就跑,而陈骞也紧随其后,都顾不得理会江禹了。

  见状!

  江禹稍愣,旋即也随二人脚步跟去。

  “爷爷,爷爷,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我是月儿……”

  二楼一间布置得像是病房的房间中,苏晓月正跪在床边抓着一老者的手摇晃。

  自然,这老者就是她的爷爷苏海鸣。

  现在的苏海鸣神色苍白,正处于昏迷状态,但身体却在不停的抽搐。

  床边,私人医生和几名护士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他们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,可根本应对不了这突如其来的病危状况,现在也只等着苏霖来拿主意。

  “王医生!”

  苏霖进入房间后,就急语询问,“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“苏总!”

  王医生有些为难地回应,“刚才苏小姐进来后,苏老有苏醒的迹象,我们都以为苏老可能会醒过来,但没过一会儿,他就抽搐了起来……”x8

  “我不想听废话!”

  苏霖厉声一喝,并指着王医生又下达命令,“你赶紧给我医治,要是老爷子出了半点差错,你们也别想好过!”

  “苏总,我们已经采取了紧急救援措施,可苏老这次犯病实在太突然,我现在也束手无措,或许只有请林老过来才能……”

  “什么林老?”

  苏霖大怒,一边焦急的看着抽搐的父亲,一边大喝,“我每月给你们那么多钱,难道是请那么来玩的吗?”

  “苏总!”

  旁边的陈骞连忙搭话,“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,还是赶紧想办法先稳住苏老的病情要紧。”

  “是啊,苏总!”

  王医生也急忙附和,“我知道你很生气,可我实在是能力有限,无法回天。”

  “以我的经验判断,苏老恐怕熬不过三个小时了。所以,你还是赶紧请林老过来瞧瞧吧,不然就真的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爸!”

  苏晓月也哽咽地催促起来,“你快给林守智打电话啊,让他过来给爷爷看看,大不了我明天就嫁给林诚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本来还在气头上的苏霖,一下没了脾气。

  他又何曾真想让苏晓月嫁给林诚,只是为救老父亲的无奈之举罢了。

  “咳咳!”

  正当场面微妙之际,江禹站在门口轻咳两声引起众人注意。

  随后,他才迈步缓缓开口,“大家都别着急,让我来给苏老爷子看看,说不定我可以稳定他的病情。”

  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  苏霖看到江禹又没好脸色了,在他看来,江禹就是一个贪财之人,才会被自己女儿找来气自己。

  “苏总别急,等我给苏老爷子瞧过之后,就会离开的。”

  江禹不急不缓,在走到床边后,就一把抓起苏海鸣的手准备躬身去查看苏海鸣的情况。

  “你小子要干什么?”

  王医生急忙抓住江禹的胳膊,阻止他进一步的动作,并厉声呵斥,“我警告你,苏老现在的情况十分糟糕,不能乱动。否则,就可能加重病情,到时候恐怕连林老来了都会束手无策的。”

  “老陈,把他给我轰出去。”

  苏霖也立马吼了起来,哪里会相信一个年轻人能够治好他父亲。

  “罢了罢了!”

  江禹耸耸肩,“既然都不相信我,那我走就是了。”

  他一边说着,一边转身走向房门,可嘴里仍旧絮絮叨叨“本来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败血症而已,可被你们乱用抗生素治得八脉堵塞,十二正经痉挛,可悲啊。”

  。

  

章节目录

弃少归来混花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忘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忘言并收藏弃少归来混花都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