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感谢好友08a打赏和月票鼓励,感谢好友逍遥123q、交通大个月票鼓励)

  其实刘富贵都觉得,虽然说杀猪菜看似种类多种多样,还是蛮好做的。唯一差的就是这个食材,并不是那么好寻。

  杀猪菜么,得杀完了猪之后,将这些个部分给凑到了一起,弄上一桌,吃着才美。

  这边的大锅是该炖的炖,该蒸的蒸,乐乐这个小小丫也化身成领头丫,带着四个半大丫,东跑西颠的。

  你看她才是点点儿大的小人儿,但是懂得多啊。尤其是大桶中的那些斑鱼们,不管是大的小的,都能带着你玩耍。

  开始的时候刘富贵还担心来着,担心了一会儿就发现乐乐很乖的守着承诺,没有乱玩水,这就让他真正放心下来。

  “富贵啊,要我说你跟老黄要是搞馆子,就买房产搞。就算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讲,也是很不错的。”瞎聊了一会儿,赵锦荣又将话头给牵了回来。

  “我的赵哥啊,要是再过几年,我走了大运发了大财,这个还可以考虑一下。但是目前来讲,你就别拱着我上套了。”刘富贵苦笑着说道。

  “咋也得缓一缓,要不然我这里真的支把不开了。底儿还有些薄,把饥荒平一平,把生产规模再搞大一些,还可以往这上面想一想。”

  每个人的条件都不一样,哪怕现在的房产市场稍稍有些疲软,但是处于赵锦荣的角度来考虑,这个也是正常的。

  一年那么多的房租,足够付买房贷款的月供了。而且租房你多少还是有一些风险的,合同期内可能没啥,合同到期后,万一遇到了不良房主给你将房租涨一大截呢?

  但是对于刘富贵和黄智才来讲,目前还真撑不动这么大的项目。这个馆子按照黄智才的预想来做,面积不会小,自然而然的你要是买房子的话,那个首付款也是超级多。

  哪怕刘富贵同样也有信心这个馆子能赚钱,但是他现在真的不想活得那么累了。

  赵锦荣也没多说啥,这个毕竟不是小钱,就算是他想帮忙也不敢拍着胸脯给担下来。他的资金也都扔到了生鲜超市里,这是他的第二份事业嘛。

  “魏大师,您帮富贵看看面相呗。”韩东在边上插了一句。

  魏大师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们这一行,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,也需要借势而为。”

  “不过我也觉得富贵是苦尽甘来的时候了,明堂有坑,现在富贵也发展得不错。我听老赵说,现在正琢磨着将这个明堂给补全呢?补全后就更好了。”

  “魏大师,这个事我还真想跟您打听打听。”刘富贵说道。

  “像你们这一行,会看山水走势吧?您觉得我往上边的泉眼里灌水的话,能不能将下边的地下水给逗上来?”

  魏大师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你这也太抬举我了,要是我连这个都能看出来,那我可真是半仙儿了。”

  “但是有一句话,事在人为。这个事儿成与不成的不好说,但是从你的面相上来看,现在是一片坦途。”

  其实他没有说的是,从刘富贵这边他还真没看出来啥,反倒从乐乐的面相上看出来一些东西。

  原本乐乐的面相上,唇薄如纸、双眉欺印堂,从这两点上来讲,用相书上的说法这就是早夭之相,并且福禄很少。

  可是现在的乐乐呢?大了一些,眉眼也张开了。小身子稍稍胖了点儿,嘴唇厚实了,印堂也宽广明亮了许多。

  跟当初相比,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命相。

  这就是乐乐的命,有福报跟着呢。转运之后,她的命也跟着有了转变。而这个带给乐乐福报的人,就是他这个有时候略显不正经的爹。

  在他看来,刘富贵就跟他的名字一样,也是有大富大贵命格的人。以前属于命势未起的蛰伏期,现在运道上升了,不管做什么事都会很顺利。

  只不过这些话他也不好在这个场合说,今天就是朋友间的相聚,说得太多,自己就抢了“运”,因为今天的主角就是刘富贵和他的宝贝闺女。

  说说聊聊,锅里的那些美味佳肴也都弄得和了,大饭桌支起来,就直接放到了院子的葡萄架下边。

  现在的葡萄树还有些少,无法将大桌子上边整个罩拢。不过这也没啥,斑斑点点的阳光照下来,也有几分意境。

  “老话说得不差,宁吃仙桃一口,不吃烂杏一筐。这个菜的味儿太正了,你们将来的馆子都不说跟现在一样,就算是稍差一些,那个买卖也不带差的。”吃了一会儿后赵锦荣感慨的说道。

  “就是啊,大叔做的菜最好吃了。大叔,要不要把我们学校的食堂给承包下来?到时候也很赚呢。”陈雅蓉说着还往嘴里塞了一片蒸肉。

  刘富贵白了她一眼,“就我现在都有些忙不过来了呢,哪里有工夫搞那个?而且你们学校的食堂,要是没些关系的人,恐怕也进不去吧?”

  “嘿嘿,怕啥,你整两年就行。等我们考上大学了,你再到大学里弄个食堂去。”陈雅蓉喜滋滋的说道。

  给大家都逗乐了,合着这丫头的最终目的,是带个做饭的小伙计。

  “丫头啊,将来打算学啥?”刘富贵好奇的问道。

  陈雅蓉摇了摇头,“我还没有想好呢,爷爷希望我学医,我还觉得给人扎针动手术啥的,有些吓人。”

  “嗯嗯嗯,打针很疼呢。”

  边上抱着骨头啃的乐乐听到了“扎针”这个词后,就给予了肯定。那个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,虽然爸爸说自己很坚强,自己以后也不想打针去了。

  陈院长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那是让你治病救人呢,又不是让你去折磨人。是谁还在不点儿大的时候说过以后也要当医生来着?还挂着我的听诊器挨个给治病呢。”

  “哎呀,爷爷,那时候不是贪玩呢。”陈雅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  这个事情可从来都没有跟外人说过,顶多是家里的小小黑材料。现在就被爷爷给讲了出来,你看看自己小姐妹和坏大叔的那个眼神,以后可咋整啊。

  “其实蓉蓉将来学啥都行,只要她过得舒心就成。”陈院长的夫人笑着说道。

  “哈哈,奶奶最好了。吃片血肠,味道很赞。”陈雅蓉喜滋滋的给夹了一片。

  “爸爸,乐乐以后学什么啊?”边上的乐乐扬着头好奇的问道。

  她就觉得好像这个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,要不然大家咋都说这个呢。可是爸爸却从来都没有告诉过自己,将来要学啥。虽然她的概念里,其实连学啥是啥都不知道呢。

  “你啊,也是想学啥就学啥,爸爸让你自己来选。吃两片猪肚吧,再不吃可就没了。”刘富贵说着就给小家伙的小碗里夹了两片。

  也算是获得了很满意的答案吧,然后乐乐就没工夫去操心这个事情。对着自己小碗里的肉猛招呼,这个才是正经的嘛。

  放在以前,吃饭的时候,狗腿子们会围着桌子转。偶尔还会捅捅你,让你给点吃的。

  而现在呢?人家根本都不会有任何的动作,就蹲在边上给你来个眼神儿杀。歪着脑袋,可怜巴巴的瞅你。你不管咱,咱的嘴里再跟你哼唧几句。到底啥意思,你自己去领会。

  如果说刘富贵还能够“铁石心肠”的不管它们,因为它们的食盆里其实都给准备好了。可是四个半大丫头,哪里受得了它们三个这样的眼神啊。

  就算是自己少吃一口肉都没啥,也必须得给狗腿子们分一些。

  要说值得表扬的还得是花花,就卧在一边,甩着尾巴,才不会跟你们参合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。

  真是傻乎乎的狗子们啊,在哪里吃不是吃?

  “对了,富贵,跟魏大师商量了一下,八月六号吧,咱们的超市正经开业。”吃了一会儿后赵锦荣说道。

  “成,东哥,你到时候在我那个菜摊子边上也给竖个牌子吧,通知一下大伙。”刘富贵点了点头。

  “到时候不管是我这里的鱼还是菜,还有这个猪肉,都提前给准备好。这可是大日子,咱们的小刘经理也得走马上任了不是?”

  “嘿嘿,富贵哥,我现在还真有点害怕呢。”刘平安难得的有些心虚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哈哈,懂得畏惧,这是好事情。这就证明你是在认真做这个事情呢。”陈院长笑着说道。

  刘富贵也跟着点了点头,“陈院长说得不差,你要是像以前那样啥都不合计,搞不好这个超市都会让你给干黄了。”

  “这边没有外人,我就多说一句。你的小脾气还得收敛收敛啊,咱们是做买卖的,虽然不说来了客人就得陪笑,但是这个服务做不到位,也会影响客人的心情。”

  “有时候人们不会管你这个事情到底是因为啥。都会觉得咱们超市是强势的那一边,搞不好就会有些误会啥的。”

  “富贵哥,你放心吧。赵哥和东哥,也都跟我说这个事情来着。有这么多哥哥关心我,我这心里边美滋滋的。”平安用力的点了点头,眼圈也有些红。

  他再操蛋、再不明白事理,谁对他是真心好,还分不清么?一宗宗事儿,不说是大家托着他走也差不多,这是恩情。

  

章节目录

山村庄园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若忘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忘书并收藏山村庄园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