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状,皮二狗欣喜若狂,一口就吻住了她线条姣好的樱唇。吻了好几分钟,不知不觉乌青青就觉小腹一热,随即心里面暖暖的,感觉很舒服。可是很快,她猛地打个激灵,忽是推开了皮二狗,有些慌乱的道:“你这家伙,不老实,就知道占人家便宜!”

  她话是这么说,一对漂亮的丹凤眼却眼巴巴的看着二狗。

  “乌姐,我看你很享受啊。一点不像占了便宜的样子!”这家伙心说喵了个咪,跟帝都的美女名人接吻感觉都不一样。想想啊,一个乡下来的小农民,居然把全国著名的大牌主持给吻了。这话说出去,谁信啊?

  一般人在梦里才能做到的事,皮二狗很容易就做到了!

  “魂淡,说好的哦,两条逆天烟!”随即,乌青青带上搜刮的宝贝,急匆匆回电视台加班去了。

  再说皮二狗。他这货被乌青青撩得心思躁动,又开始想女人了。可是万里之谣的帝都,这里没有愿意跟他有男女欢的女人,这下把他这货急坏了。

  正想女人呢,只见方翠浓笑嘻嘻的踱了进来,满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道:“二狗,想不到啊想不到,原来你跟乌青青交情这么深咯。你们以前打过交道?”

  “不瞒方美女,之前乌青青到九星城作主持,有个大佬要对她霸王硬上弓,让我给救下来了。后来,我又治好了她多年的顽疾。所以啊,我在乌青青这里,还是有点面子!”这家伙一阵吹嘘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。我说呢,你一个电话,能把乌青青给叫来,那叫个牛比!”说着说着,方翠浓简直对皮二狗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  “方姐,现在是凌晨三点多,你还有事没?没事的话,我想睡会儿!”皮二狗伸懒腰道。

  “我找你,是想跟你说说叶眉的事情。那就等你睡饱再来!”说着,方翠浓一扭腰回自己房间去了。

  皮二狗发现梨香不在,他便是出来找梨香。一看她在隔壁房间睡着了,他这货习惯了睡觉有人陪,便是一倒,跟梨香并排躺一起。兜眼见梨香睡姿迷。人,可爱的小樱唇充满了诱、惑。

  二狗又是鬼使神差的吻住了梨香,吻着吻着,把户田惠梨香吻醒了,她忽是吓得叫起来道:“老板,你不能这样!”

  “梨香,对不起啊,我误把你当成王红裳。”二狗便是大为自责,心说喵了个咪,我这是走火入魔了么,怎么一晚上没女人就不行。

  “老板,我知道,你一天没女人都不行。早知道,来帝都之前,带一个女人在身边,你不至于这么寂寞。”户田惠梨香大为同情的道。

  “没事,我穷的时候,也没女人,不一样过来了。睡吧!”这话说完,皮二狗大头一歪,很快进、入了梦乡。

 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,皮二狗被一阵奇怪的脚步声吵醒。噌,他这货一骨碌滑下榻头,从卧室探头一看,只见客厅闯入一伙蒙面的黑衣人。这伙黑衣人手拿凶器,一共有七八个。

  更让皮二狗不可思议的是,这伙人如若无人之地,进来就翻箱倒柜,好像着急寻找什么。

  “王巴元就躲这里,你们给我搜,挖地三尺也得搜出来!要是让王巴元逃了,你们都得死!”一个声音恶狠狠的道。

  虾米?

  王巴元?这个名字好熟悉,经常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这个。

  想着想着,皮二狗忽是一拍大。腿,顿时一脸惊讶。心说天呐,这伙蒙面人要找的不是八仙省的省、长王巴元么?

  一想到省、长大人有难,皮二狗就是替他捏着一把汗。要晓得,这个王巴元,九星城的人对他评价极高,说他是百年一出的好省长,当代包青天。不但清廉能杆,而且擅长搞经济。他上任三年,八仙省的经济发展突飞猛进。省内各项基础建设一个接一个上马,特别是他主政过的九星城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,至今九星城的老百姓都念叨他的好。

  声望如此卓著的一个大佬,居然被一伙蒙面人追得没地躲,皮二狗一脸懵比。

  那伙黑衣人把二狗下榻的房间翻遍了,愣是没有王巴元的下落。

  很快,带着大哥把目光投向了二狗所在的卧室。只见他丢一个眼色,七八个彪形大汉如饿虎扑食,瞬间有好几只粗糙大手伸过来,想把二狗扔一边去。没想到,皮二狗如原地生根了一样,七八人加起来一块上,都不能动二狗分毫。

  “大兄弟,我们是来找仇家的。请你行个方便,事成之后,给你一百万补偿!”那个带头大哥听他说话的声音,年龄应在四五十岁左右。不过,这人散发的强大气场,倒是让皮二狗不敢大意轻敌。

  而且他手下的彪形大汉,一个比一个强悍,全是一流的高手。

  “大叔,你们胆好肥,敢找王省、长的麻烦。你不知道,王省、长可是九星城老百姓心目中的神,他是当代包青天。你们活腻了是么?”此时皮二狗已感应到卧室内汹涌的劲气。知道王巴元应该躲藏在大衣柜里。

  他这货还纳闷呢,王巴元是武技高手,居然还要跑到他下榻的套房躲难。那只能证明一件事,就是这个带头大哥的实力远在王巴元之上!

  “大兄弟,就是此人太固执,把我们在八仙市上百亿的市值公司搞黄了,我们挣不到钱,破产了。要是你,你不找他算帐?”带头大哥愤怒的道。

  “大叔,敢问是哪家公司?”

  “哪家公司不用你管,只要你行个方便,事成之后,给你两百万!”带头大哥显然急着把王巴元带走,情急下加了一倍筹码。

  “老板,八仙市上百亿的公司破产,如果没猜错,应该是练战国名下的天运国际集团公司。天运国际的主业是房地产,这家公司不走正道,一惯走黑吃黑的套路,吃相太难看,被王省、长一窝端掉了!还有哦,练战国是八仙大力士练战军的弟弟!”忽是听见户田惠梨香的声音,二狗才知道,她也醒了。

  “哦,这就难怪了!梨香,我认识练战军,这个带头大哥不是练战军!他是谁?”户田惠梨香是活字典、百事通,二狗有不知道的,只要问她,一准能得到答案。

  “这人一口京片音,出了八仙省以外的人事,我比你还蒙。”

  “这人应该是帝都地面的豪强,估计是练战军请来的!”

  他俩个在门口小声嘀咕,那蒙面大哥等得不耐烦,催道:“喂,大兄弟,商量好没?”

  “大叔,只要你告诉我是哪家公司,主使人是谁,我就给你行方便!”二狗使诈道。

  “大兄弟,公司和主使人这些我要保密。不过,我可以告诉你,我的老板是暴力王!大兄弟,不看僧面看佛面,暴力王的面子够不?只要你行个方便,日后你在帝都行走,有任何事,我们都可以帮你!”带头大哥信誓旦旦的道。

  “梨香,暴力王是谁啊?”二狗一头雾水道。

  “老板,完了,完蛋了!”一听到暴力王这个名号,户田惠梨香脸色大变,显然吓坏了。

  “梨香,一个暴力王把你吓成这样,至于么?”皮二狗不知道暴力王的来头,他是初生牛犊不畏虎。

  “暴力王真名图王孙,图家不但是皇室的侍卫长,而且黑白两道通吃,能量巨大,手眼通天。这个家族经营着天朝赫赫有名的财阀集团,其财富在天朝是前三的存在,据我知道的,附近好几个国家,像太国、樱花国、高丽这些国家,每次大选,都有图家的运作!老板,这个图王孙,你得罪不起的!”说完,户田惠梨香魂飞魄散,拼命想把二狗拽到一边。

  可是,皮二狗对她的提醒充耳不闻,双脚如原地生根,不能拉动分毫。

  “我不管你是谁,敢害我们敬爱的包青青,门都没有!”皮二狗不惧的看着那伙人道。

  “小子,连暴力王都不放在眼里。你是谁,报上号来!”带头大哥大喝道。

  “我没号,无名小卒而已,还是乡下来的。喂,大叔,你不会想杀人灭口吧?”二狗一阵调侃道。

  旁边户田惠梨香见他跟暴力王的人杠上了,顿时急坏了道:“老板,暴力王的人我们千万不能得罪呀?暴力王想踩死咱们,就跟踩死蚂蚁差不多的。你听我一句劝好不好?咱们回榻上睡觉去,只要睡着了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!”

  “梨香,咱们省的包青天命悬一线,我们不救他,谁能救?你怎么了,变得这么怕死!”不由的,他这货对梨香有点失望。

  “老板,不是我怕死。是咱们目前的实力,跟暴力王死磕,那等是JI蛋碰石头!咱们现在必须保存力量,等以后壮大实力,有把握了,再来出这口气,不行吗?你非要来个鱼死网破,结果是什么,包青天没救成,还把你搭进去了,值得么?”户田惠梨香都有点狗急跳墙的意思了。

  

章节目录

最强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小山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山哥并收藏最强小村医最新章节